水墨江南

水墨江南

——沙溪游记

 

作为江浙人,提起古镇,印象中首先想到的便是江南古镇,江南自古以来就是富饶之地,水域发达,天下粮仓,孕育出了一个又一个美丽繁华的水镇。我们熟知的古镇诸如周庄、乌镇、同里,由于获得了深度的商业开发,符合现代人的游行习惯,被人们广为传颂。而位于太仓的沙溪古镇,依托密集的水网,在江南的肥沃土地上,向现代人们展示了另外一种水墨风情。

夏日清晨,城中的人们已经从清凉的夏夜苏醒,正准备投入到一天的忙碌中去。我们逆着行人,穿过繁华喧嚣的现代城区,踏上戚浦塘上的石拱桥,放眼环顾,戚浦两畔吊脚水楼错落有致、鳞次栉比。深褐色的门窗、灰色的瓦片、蜿蜒的石板道路和墙上斑驳的印记,俨然一副有着岁月痕迹的水墨画,仿佛在诉说着这里老街的故事。碧绿的戚浦塘中,塘水清澈,两岸的房屋倒影到水面,犹如将岸边的水墨画拓印在了水中,此时一缕夏日的微风拂过水面,给静止的画面增添了一分生机。

走下小桥步入中街,踏上青石板铺成的街道,凹仄不平。站立路中,侧耳倾听,仿佛整个小镇还在沉睡,十分静谧。和刚刚在城区的节奏完全错开了。一排排整齐的房屋,白墙黛瓦,偶有三两白发老妪提着菜篮,行走于石板路两侧,对比这千年的镇落,她们又好似少女,诉说着这里的生活。不同于周庄的摩肩接踵和喧闹,也没有浓重的商业气,整条街有的只是朴实与平和,就连街边的商铺,也只卖些字画、糕点、手工艺品等富有生活气息的物件。渐渐地,置身于此的我们,仿佛有了归属感,想象着我们每日在古镇生活的惬意与恬静。

当我们沉浸于这静谧古老的街道中时,东方一抹红日夺入眼帘,将我们拽回了现实,恍惚间,街道上开始熙熙攘攘起来,人们有的骑着电动车赶着去上班,有的拿着手机接打着电话,孩童也冲到街上好奇的望着这混杂的人流,刚刚那个让我们沉醉的水乡仿佛只是在梦里。后面戚浦上的货轮的马达声、鸣笛声也乘着这熙攘的烟火气传到耳畔,心中不免有些罪恶,是我们率先打破了这宁静,只得匆匆顺着人流离去。

此时再思索总书记提到的文化自信,不由有了更深一层的领悟。这有着一千三百多年的小镇,依托纵横的水域,不仅为人们提供了可以依存的家园,更是留下了以元末隐士瞿孝祯的乐萌园为代表的隐居文化,以牙行为代表的市场经济文化,这不正是中华民族伟大文化的具体表现,华夏文化自信的根基吗?如何保护它,在发展中融入,再在融入中发展,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

古巷同户宽,古街三里长,古桥为单孔,古宅均挑梁,户户有雕花,家家有长窗,桥在前门进,船在门前荡”水墨江南,名不虚传。

 

 庄治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