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城的冬天

    连云港的秋天倏地一声就转瞬间即逝,冬天在我的错愕之时已悄然来临。如果说港城的秋天只是一个插曲,那么冬天才是我们港城的主打歌。
    港城的冬天虽然说不上北风凛冽、寒风刺骨,但也会让我这半个南方人感觉到缠绵悠长的阵阵寒意正在渐渐侵蚀着我的肌肤。因为港城毗邻山东,正处在集中供暖的南北分水岭上。我们港城虽然没有东北和西北那种冰窖子般的酷寒体验,但还是会让那些习惯于生活在供暖充足、春意盎然室内的真正意义上的北方人难以适应。室内室外一样冷的感觉估计像我们这种六十年代生人都还记忆错犹新吧。
    由于地处黄海之滨,港城的冬天不湿不燥,寒冷之中透着一丝干爽,既不像北方那样大雪纷飞,也不像南方那样阴雨潮湿。雨雪的日子在我们港城并不常见,更多的是那种夹雨夹雪,淅淅沥沥、飘飘洒洒,犹如少女的秀发随风摇曳,就像歌手齐秦吟唱的《冬雨》那样。
    记得小时候冬天还没有受到现在这种温室效应的影响,零下十多度更是稀松平常。那个时候尽管物资匮乏、娱乐活动单一,但我感觉那种娱乐性和趣味性与现在相比可以说是犹过之而无不及。由于当时冬天的气温低,在冰上进行娱乐活动也成为了无二之选。像在冰上打陀螺、滚铁环、砸纸牌等等成为了当时孩子们最热闹的游戏。还有像鲁迅在杂文里写的那样:在冬天下着鹅毛大雪的时候,在厚厚的雪地里扫出一小片空地,用一根扣着白色细线的小树技把一个小竹匾支起来,在小竹匾下撒一小把稻谷,乘那些贪吃的小鸟钻到里面埋头吃稻谷的时候把细线猛地一拉,小鸟瞬间就被罩在了小竹匾里面,成了当时贪嘴的我的一道美味零食;而在白亮亮的冰面底下,那些被冻僵的鱼虾更是屡见不鲜,被巧妇们做成了港城名吃——“辣虎豆”。还有一些冬天的港城特色美食也让我印象深刻:扛在肩上沿街叫卖的冰糖葫芦闪着红彤彤的诱人色泽,引得一群孩童跟在后面嬉戏打闹;平底铁锅里炕得嗞啦作响的绿豆凉粉的香气四溢,挑逗着路人的味觉细胞;还有那烤得焦香四溢的红薯,更是让我垂涎欲滴、欲罢不能……
    现在我们港城冬天的室内也像北方城市那样各种供暖设施花样百出,让人们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但我童年时候港城冬天的记忆光景却是恍如昨日,并且历久弥新。
(许刚)